杭州较有名的弱智医院

作者:管理员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3-23 22:18:50

杭州较有名的弱智医院

杭州较有名的弱智医院

“罗某父母称,他们可以一分钱赔偿都不要,仅要求马某受到法律的严惩。”胡杰还向记者透露,罗某父母提起高达900余万的民事诉讼赔偿,其实是一种诉讼技巧,是有意提出一个被告及其家属难以承担的赔偿额度,目的在于不因被告达成附带民事赔偿而被法院视作减轻处罚的理由。

胡杰说,罗某是家中独女,在父母眼中乖巧、懂事、孝顺,她的遇害让父母失去了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和精神寄托,身体和精神受到巨大伤害与打击,“罗某父母如今都60岁左右,均为退休工人,靠着不高的退休金维持生计,现在精神状态非常不好。”

胡杰还说,罗某在案发前约两个月辞职回家准备要孩子,不料被丈夫杀害。

京华时报记者杨凤临

2014年9月12日,河北省保定市南市区一处民宅传出打斗的声响。田文义与田文歌(化名)是亲兄妹,这天两家却因争夺房产大打出手。冲突中,田文歌的丈夫尹铁领持扳手打伤了田文义的妻子潘文霞。潘文霞为陷害尹铁领,伙同保定市法医医院工作人员张小飞、郑立强,和保定市农业大学医院医生杜立涛,在原有的伤口旁,又伪造了一道长5.5厘米的伤口,两道伤口合计长11.5厘米,构成轻伤二级,尹铁领因此被拘留4个多月。目前,尹铁领向莲池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国家赔偿,并得到受理。

尹铁领手持南市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不起诉决定书。

当年砸伤潘文霞的扳手。

尹铁领回忆,2014年9月12日晚,田文义、潘文霞带着儿子田康来到他家。当时,他正忙着修理自行车,妻子田文歌在做饭。三人进屋后毫不寒暄,直接要求他带着一家人从屋里滚出去。他没理会,仍继续修车。潘文霞随即将他修车的工具箱踢到一边,还踢倒了一旁的自行车,工具散落一地。紧接着,田文义和潘文霞将他按在地上开始殴打。

情急之下,尹铁领从地上捡起一个修车的扳手,长约20厘米,开始胡乱挥舞,不想打到了潘文霞的头。两人上前抢夺他手中的扳手,尹铁领才得以逃脱。他一路跑出门外,想趁机报警。田文义、潘文霞却未就此善罢甘休,守在门外的田康也加入了打人队伍。尹铁领跑出去不足50米,就又被三人按在地上殴打。

最终,在附近邻居的劝阻下,尹铁领躲到了住在附近的弟弟家,并报了警。尹铁领的弟弟说,亏得当时及时上锁,不然田文义一定会破门而入。在警察到来前,几人一直在门外叫骂,打踹自己的门。

警察赶到后,事态方才平息。受伤的潘文霞在亲戚的陪同下,来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(东院)急诊室治疗。据亲戚回忆,当时,潘文霞额头上的伤长五六厘米。潘文霞和医生商量,想把伤口弄大,“她就是想把事情闹大。”医生拒绝了潘文霞的要求,潘文霞连伤口都没处理就离开了医院。

同样受伤的尹铁领却没有立刻到医院,而是被民警带到了杨庄派出所做笔录,次日中午才回家。尹铁领说,他都没想让田文义家对自己的伤负责,“亲戚间打架哪好意思对外人说,原想就这么算了。”

田文歌说,哥哥家之所以来闹事,是想霸占她家的房产。2003年,他们夫妇在多次申请后获得了一块宅基地,却因贫穷,无力在空地上建房。哥哥田文义于是提出,想同她交换宅基地,将自家有房的宅基地换给他们夫妇。他们当然同意,并给了田文义家5.5万元作为补偿。2014年,田文义却突然反悔,认为田文歌是嫁出去的女儿,不该再在村里有宅基地,因此想要回他们的房,两家因此发生矛盾。

在一份保定市国土资源局南市区分局出具的《信访事项办理双向责任书》中,田文义称,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宅基地的使用权被变更到了田文歌名下。经南市区公安分局调查,田文义的说法并不属实。

然而,尹铁领却在2014年10月30日接到杨庄派出所民警通知称,潘文霞的伤情鉴定报告显示,潘文霞的头部有长11.5厘米的伤口,构成轻伤二级。警方以故意伤害罪将尹铁领拘留。11月7日,经检察院批准,尹铁领被正式逮捕。

尹铁领说,当时鉴定报告上写的是,“11.5厘米锐器伤”,自己用的扳手是钝器,这点不符合。另外,扳手的头才几厘米长,根本无法造成长11.5厘米的伤口。在看守所拘留期间,尹铁领一直没认罪。

2015年2月27日,尹铁领的父亲突发脑梗去世。为回家奔丧,尹铁领申请取保候审走出了看守所。在看守所里,尹铁领一共待了121天。

同年3月30日,莲池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此案。在南市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里,检察院认为,2014年9月12日晚上8点,田文义、潘文霞在保定市南市区太阳东街村69号家中,因宅基地纠纷发生口角并打斗。尹铁领手持铁质扳手将潘文霞头部击伤,造成头皮裂创,伤口累计达11.5厘米,构成轻伤二级。尹铁领的行为触犯了刑法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应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在法庭上,尹铁领还是没有认罪。尹铁领说,法官曾召集他和田文义协商解决民事赔偿的部分,田文义多次抬高“价码”,“从一万多涨到十万多,我家里实在拿不出”,协商只能以失败告终。

2015年5月25日,在法官和尹铁领的交流过程中,法官告诉尹铁领,按照当时的证据,尹铁领被判有罪无疑。这让尹铁领感到很绝望,“在法院五楼的办公室,我跳了三次没跳成。最接近窗口的一次,我被法院工作人员在窗边抓住了脚脖子”。


上一篇:杭州较好的弱智医院是
下一篇:杭州较好的治疗弱智医院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山东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枣庄新闻网 版权所有
鲁ICP备10202066号-1